曝晒可可

周五用两个小时把整个教室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清扫的干干净净。我知道按照大家的习惯,喊几个家长,轻轻松松就可以交差。我没有。出了一身汗,衣服蹭的灰扑扑的,可我乐在其中。无人打扰,我可以看着墙上的泥点子胡思乱想,亦或者把黑板报的字擦了又写,写了又擦,直到我自己看着顺眼为止。我用窗刮子把玻璃刮得一尘不染,想象有个人以为那里没有阻碍,一头撞过去,然后懊恼地走开。不用和家长交流育儿心得教育理念,真是太好了!
我喜欢和孩子打交道,却不喜欢和成年人相处。大约是与人沟通有障碍,我经常无法迅速领会别人的意思,做事情也没什么特别的技巧,整个人更是平平无奇,甚至有时候显得有点蠢笨。对我这样的人而言,老师是个绝妙的职业,看着那群小孩,带他们读读书,写写字,慢慢长大,一起长大,日子里只剩下一团天真。
可惜生活永远不许我这样天真下去。有太多的人和事需要我去面对。努力也未必永远和收获成正比。
我不是很在乎,或者只是我不承认。那种所谓的问心无愧开心就好,其实是最大的谎言。比如你来对我说:你看,你在学校大概属于最边缘的人了吧。那时候,我的心真的很痛。
即便我真的是可有可无的边缘人,那么又碍了谁,害了谁呢?边缘人的标准到底是什么?是世俗眼光所不能容忍的失败者吗?或许我是吧。我可以上好每堂课,可我不愿意出去比赛。我不愿意在领导面前露脸,不会说好听的场面话。如果跟哪个校长打招呼,超过三次他没回应,以后我都不会想去理他。让我假日的时候去培训,我有一肚子的牢骚。我不想打鸡血,我只想上完课,做完事,回到家里,看着夕阳,岁月静好。
所以,在眼前的日子苟且活着的我,是没有资格去期待诗和远方的吗?所以没有杀伤力的我,才是最先领盒饭的吗?太迷茫了。
自己不争气,活该被气死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