曝晒可可

慢食堂:

吴小厨-FAN PHOTO:

【山楂小排】
这道山楂小排,不仅颜值高,味道酸甜可口,小排香嫩、充分吸收了酸甜汁,配一碗白米饭简直不要太美妙!做法和食材都非常简单,各个阶段厨艺的吃货们都可以做得很完美哦!
@美食精选 @慢食堂 
【材料】
猪肋排250g,山楂10个,料酒1勺,耗油1勺,糖70g,生抽1勺,水600g,熟芝麻少许,葱,姜,食用油

【做法】
1.山楂用粗铁吸管穿透顶部和底部,去籽备用;
2.肋排加水、一勺料酒、姜片、葱结入锅中焯水,再捞出过清水洗净沥干备用;
3.锅中放油下姜葱煸香,下入肋排煎至两面微黄后盛出备用,葱姜扔掉;
4.放少许油加入70g糖小火炒糖色,炒至糖无颗粒感变黄褐色下入肋排翻炒均匀,加入600g水,一勺生抽,一勺耗油和五个山楂,大火煮沸后转小火焖煮15分钟至汤汁变浓稠;
5.加入剩下的5个山楂翻炒1-2分钟,收汁装盘,撒上白芝麻。

【小厨碎碎念】
1.炒糖色的时候把握不好火候的话一定要用小火,能更好的观察和控制颜色,糖炒至像麦芽糖那种感觉的时候就可以了;
2.这道菜做出来是酸甜口的,所以不加盐也特别好吃。配白米饭简直是绝配!

放开秀man让我来:

宁缺X平旌
宁缺:见过长林二公子。
皮筋:见过宁公子。  

猜猜看,梁小冰,周汶琪,周丽淇,李彩桦,陈敏之,对号入座🤪看了三集再创世纪,一直以为是梁小冰演的😂😂

【利落】私奔

草莓小宇宙:

今日份的xjb写 


寥寥数字


我觉得小四肯定是很喜欢微服私访的,这样的话民间的事可以写一写




ooc是我的,糖是利落的






以下正文








私 奔


今儿个是除夕,按祖制皇上要宴请宗室大臣,阖宫上下一起吃年夜饭。但是今年紫禁城传出消息,说皇上病了,受了风寒,虽无大碍,但太医嘱咐眼下正值隆冬须得好好静养。于是皇上便命五阿哥永琪暂代一切事宜,而今年的除夕宴便也没有举行,将原本用在宴会的银子全数捐给了京师大大小小二十五个善堂。






而此刻在京城的某一座宅院里。






“魏璎珞,你如今越发不成体统了,除夕之夜竟骗朕来此。”弘历坐在黄梨木书桌前,手里是一支大狼毫笔,在红纸上写着马上要贴在门上的对联。






魏璎珞坐在书桌的那一头,借着灯光低头剪着窗花,“皇上,可是您说厌烦了宫里一到过年就不断的家宴啊,臣妾可是遂了您的心愿。”






“胡扯,明明是你诓骗朕来的。”说着,手不可自觉的抖了一下,刚写的“如”不能用了,于是将快写完的半幅春联丢在魏璎珞面前,“别以为朕不知道,你成天撒丫子不想呆宫里,变着法的哄朕带你出来。”






“皇上不乐意回去啊,现在回去还能召集宗室大臣再吃一顿呢。”






弘历重新抽出一张红纸,“你个没良心的,出宫之前永琪说你实在太没个额娘的样子了,若是被昭华知道你丢下她自己出宫玩了,回去之后指不定怎么闹你。”






“皇上,你怎么现在也跟永琪似的,越发婆婆妈妈了,昭华还小,生气了哄两天就好了啊。”说完,将手里剪好的窗花给展开给弘历看,“好看吗?”






魏璎珞剪了一个“福”,不大不小,但却极为精致。这时弘历的春联也写好了,“璎珞你来看看朕写的春联。”






“五更分两年年年称心,一夜连两岁岁岁如意。”璎珞念着那春联,读到“如意”二字心里欢喜,便拿着浆糊拉着弘历往门外去。






“歪了,往左。”






“又歪了,往右一点点。再往下一点点……”






“魏璎珞,你给我闭嘴。”






“…………”小气鬼。魏璎珞在心里腹诽,不过就是戏弄了几下。






除夕那夜照例是要守岁的,今年虽只有他们两个人但也不觉得冷清。






小全子最近又给魏璎珞搜罗了一堆时新的话本子,璎珞出宫时舍不得自己看了一半的本子,便夹带着偷偷带出了宫。此刻魏璎珞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看着那还剩一半《白蛇传》,磕着瓜子,时不时还要发出些见解。






“你倒好,自己躲一边偷懒,不是说带朕体验一下民间是怎么过年的吗?”弘历在那不知道画些什么,又不肯让魏璎珞近身来看。






“不是您说,不然臣妾近身伺候的嘛。民间过年都这样,外面鞭炮声响,家里阖家团圆,街上没什么人。”魏璎珞嗑完瓜子,又抓了一把核桃,“这山核桃好吃唉。”






弘历其实哪不知璎珞的心思,临近年关的时候,北方连下了十几天的雪,瑞雪兆丰年变成了压垮幼苗的雪灾,陕甘、直隶一带更是有许多百姓被冻死,而两广一带却有月余未曾下过一滴雨。虽近年关,但弘历哪有过年的心思,一连在军机处熬了几日。






后宫旁的人,如皇后也只会熬上养生的药膳,劝他保重龙体,或者是如舒嫔、庆嫔之流默默不语,不来打扰,也只有魏璎珞敢在这除夕之夜想出这样的主意,带着弘历一起逃离禁锢的紫禁城。






哪怕只有片刻,他不是一国之君,只是她的夫。






除夕是要给压岁钱的,璎珞从来不在乎那些身外华物,往日给延禧宫上次也如流水一般。弘历想了想,便给璎珞画了一幅小像。璎珞顽皮,坐在那太师椅上也不规矩,瓜子嗑的欢,翻书的声音也“窸窸窣窣”的。璎珞看见弘历在那画画,想看看他画的是什么,被弘历喝住,让她坐在椅子上好好看她的书。






弘历描好最后一笔的时候,发现璎珞已靠在椅子上睡着了,他放下笔,走到那处,盯着她的脸一丝不动。这丫头,还说要守岁的,结果自己先睡着了。弘历握成拳的手,微微放松,手背轻抚她的面颊。






魏璎珞比弘历小了十六岁,两个人虽然风风雨雨走了那么多年,而如今璎珞也不过才二十六,正值盛年。但先前生昭华时,怀孕初期受了苦,生产更像是九死一生,本来弘历下定决心,生了昭华便不再生了,便狠了心让叶天士给她开不损身子的避子汤。可璎珞却偏不干,为了一碗避子汤跟弘历生了小半个月的气。






魏璎珞从来不说她有多爱他,不似后宫那些女子,整日把情爱挂在嘴边,浸在眼里,只有她面上、眼里都是淡淡的,但心里却比谁都把他放在心上。






还好,他都懂。






弘历将璎珞横打抱起,轻轻放在床上,打了水 ,轻手轻脚的给她擦了脸和手,再将她的手放回被窝里。






弘历将画好的小像放在折好放在枕头底下。或许是床铺的另一侧有了重量,虽然璎珞还熟睡着,但翻了个身,依旧精准的找到了那个温暖的地方。






“璎珞,新年快乐。”






子时刚过,弘历俯在她耳边轻轻的说,呼出的热气让璎珞觉得痒痒,笑了起来,眉毛弯弯像是一道新月。






她抓着他的寝衣,靠着他更近了些,“新年快乐,皇上。”趴在他耳边小声的说,“今年依然要您宠着我啊。”


 






 


换我心,为你心,始知相忆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