曝晒可可

猜猜看,梁小冰,周汶琪,周丽淇,李彩桦,陈敏之,对号入座🤪看了三集再创世纪,一直以为是梁小冰演的😂😂

【利落】私奔

草莓小宇宙:

今日份的xjb写 


寥寥数字


我觉得小四肯定是很喜欢微服私访的,这样的话民间的事可以写一写




ooc是我的,糖是利落的






以下正文








私 奔


今儿个是除夕,按祖制皇上要宴请宗室大臣,阖宫上下一起吃年夜饭。但是今年紫禁城传出消息,说皇上病了,受了风寒,虽无大碍,但太医嘱咐眼下正值隆冬须得好好静养。于是皇上便命五阿哥永琪暂代一切事宜,而今年的除夕宴便也没有举行,将原本用在宴会的银子全数捐给了京师大大小小二十五个善堂。






而此刻在京城的某一座宅院里。






“魏璎珞,你如今越发不成体统了,除夕之夜竟骗朕来此。”弘历坐在黄梨木书桌前,手里是一支大狼毫笔,在红纸上写着马上要贴在门上的对联。






魏璎珞坐在书桌的那一头,借着灯光低头剪着窗花,“皇上,可是您说厌烦了宫里一到过年就不断的家宴啊,臣妾可是遂了您的心愿。”






“胡扯,明明是你诓骗朕来的。”说着,手不可自觉的抖了一下,刚写的“如”不能用了,于是将快写完的半幅春联丢在魏璎珞面前,“别以为朕不知道,你成天撒丫子不想呆宫里,变着法的哄朕带你出来。”






“皇上不乐意回去啊,现在回去还能召集宗室大臣再吃一顿呢。”






弘历重新抽出一张红纸,“你个没良心的,出宫之前永琪说你实在太没个额娘的样子了,若是被昭华知道你丢下她自己出宫玩了,回去之后指不定怎么闹你。”






“皇上,你怎么现在也跟永琪似的,越发婆婆妈妈了,昭华还小,生气了哄两天就好了啊。”说完,将手里剪好的窗花给展开给弘历看,“好看吗?”






魏璎珞剪了一个“福”,不大不小,但却极为精致。这时弘历的春联也写好了,“璎珞你来看看朕写的春联。”






“五更分两年年年称心,一夜连两岁岁岁如意。”璎珞念着那春联,读到“如意”二字心里欢喜,便拿着浆糊拉着弘历往门外去。






“歪了,往左。”






“又歪了,往右一点点。再往下一点点……”






“魏璎珞,你给我闭嘴。”






“…………”小气鬼。魏璎珞在心里腹诽,不过就是戏弄了几下。






除夕那夜照例是要守岁的,今年虽只有他们两个人但也不觉得冷清。






小全子最近又给魏璎珞搜罗了一堆时新的话本子,璎珞出宫时舍不得自己看了一半的本子,便夹带着偷偷带出了宫。此刻魏璎珞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看着那还剩一半《白蛇传》,磕着瓜子,时不时还要发出些见解。






“你倒好,自己躲一边偷懒,不是说带朕体验一下民间是怎么过年的吗?”弘历在那不知道画些什么,又不肯让魏璎珞近身来看。






“不是您说,不然臣妾近身伺候的嘛。民间过年都这样,外面鞭炮声响,家里阖家团圆,街上没什么人。”魏璎珞嗑完瓜子,又抓了一把核桃,“这山核桃好吃唉。”






弘历其实哪不知璎珞的心思,临近年关的时候,北方连下了十几天的雪,瑞雪兆丰年变成了压垮幼苗的雪灾,陕甘、直隶一带更是有许多百姓被冻死,而两广一带却有月余未曾下过一滴雨。虽近年关,但弘历哪有过年的心思,一连在军机处熬了几日。






后宫旁的人,如皇后也只会熬上养生的药膳,劝他保重龙体,或者是如舒嫔、庆嫔之流默默不语,不来打扰,也只有魏璎珞敢在这除夕之夜想出这样的主意,带着弘历一起逃离禁锢的紫禁城。






哪怕只有片刻,他不是一国之君,只是她的夫。






除夕是要给压岁钱的,璎珞从来不在乎那些身外华物,往日给延禧宫上次也如流水一般。弘历想了想,便给璎珞画了一幅小像。璎珞顽皮,坐在那太师椅上也不规矩,瓜子嗑的欢,翻书的声音也“窸窸窣窣”的。璎珞看见弘历在那画画,想看看他画的是什么,被弘历喝住,让她坐在椅子上好好看她的书。






弘历描好最后一笔的时候,发现璎珞已靠在椅子上睡着了,他放下笔,走到那处,盯着她的脸一丝不动。这丫头,还说要守岁的,结果自己先睡着了。弘历握成拳的手,微微放松,手背轻抚她的面颊。






魏璎珞比弘历小了十六岁,两个人虽然风风雨雨走了那么多年,而如今璎珞也不过才二十六,正值盛年。但先前生昭华时,怀孕初期受了苦,生产更像是九死一生,本来弘历下定决心,生了昭华便不再生了,便狠了心让叶天士给她开不损身子的避子汤。可璎珞却偏不干,为了一碗避子汤跟弘历生了小半个月的气。






魏璎珞从来不说她有多爱他,不似后宫那些女子,整日把情爱挂在嘴边,浸在眼里,只有她面上、眼里都是淡淡的,但心里却比谁都把他放在心上。






还好,他都懂。






弘历将璎珞横打抱起,轻轻放在床上,打了水 ,轻手轻脚的给她擦了脸和手,再将她的手放回被窝里。






弘历将画好的小像放在折好放在枕头底下。或许是床铺的另一侧有了重量,虽然璎珞还熟睡着,但翻了个身,依旧精准的找到了那个温暖的地方。






“璎珞,新年快乐。”






子时刚过,弘历俯在她耳边轻轻的说,呼出的热气让璎珞觉得痒痒,笑了起来,眉毛弯弯像是一道新月。






她抓着他的寝衣,靠着他更近了些,“新年快乐,皇上。”趴在他耳边小声的说,“今年依然要您宠着我啊。”


 






 


换我心,为你心,始知相忆深。





【利落】小侍卫🔞

京字一号超人甲:

深夜高速飙车预警......


未成年人迅速撤离......


小侍卫夜犯桃花春色盈面


采花贼情迷白蟾水到渠成


横批:很好很和谐


 @晨晓知曦 你要的侍卫梗新鲜出炉啦




 “朕保证,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朕的令嫔。”
弘历戴着玉扳指的大拇指缓缓地摩挲着魏璎珞的脸颊。
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皱眉,伸手捏住魏璎珞的脸,“你这身衣服是哪来的?”
魏璎珞无辜地眨眨眼,然后假装瞟东瞟西。
弘历将她的脸掰回来,阴测测地笑了,“好你个魏璎珞,竟敢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来见朕。”
魏璎珞面作惊恐状,然后看着弘历铁青色的脸突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。她双手环住弘历的脖子,亲昵地蹭了蹭他的下巴,“皇上好大的醋味,都要飘出紫禁城了。”
弘历佯装恼怒地朝着她的屁股打了一下,“也不知道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戏谑朕。”
魏璎珞“哎哟”一声,揉着屁股委屈巴巴地瞪着他,“当然是皇上给的啊。”
弘历抬起手像是又要打她,她赶紧扑进他怀里抱住他。
“嫔妾知错了,可是皇上也不能冤枉嫔妾啊,这衣服可是嫔妾特地托绣坊做的。”她抬起头来撅着嘴说,“不然哪来这么合身的衣服。”
弘历没好气地戳了下她的脑门,“侍卫的衣服每一套都登记在册,这要是被人知道了有你倒霉的。”
魏璎珞摇了摇他的手臂,撒娇道,“嫔妾拜托方姑姑亲手做的,只要皇上不说就没人知道。”
弘历不理她。
魏璎珞撇撇嘴,生气地站起来,“本就是辛辛苦苦准备了来讨皇上欢心的,皇上要是不喜欢,嫔妾这就回去烧了它。”
说完就转身要走,弘历突然拽住她,一阵天旋地转后魏璎珞又回到了刚刚的怀抱里。
“朕的养心殿难道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?”
魏璎珞不说话,默默地抠着他胸前的金丝绣线。弘历一把抓住她作怪的手,叹气道,“朕啊,就是太惯着你了。”
魏璎珞凑过去往他脸上亲了一口,“那也是皇上喜欢啊,皇上要是不喜欢又怎么会由得嫔妾的臭脾气呢。”
弘历捏了捏她的鼻子,没好气道,“你也知道自己脾气怪。”
魏璎珞调皮地吐了吐舌头,却在下一瞬突然被弘历抱了起来。她吓了一大跳,赶紧环住他的脖子。
“皇上你这是要干什么,快放嫔妾下来。”
弘历不理她,把她抱到案桌上放下。
“侍卫的职责就是替朕排忧解难,你既然费尽心思穿着这身衣裳来了,怎么也得办些实事吧?”
魏璎珞预感到大事不好,小心翼翼地问,“什么实事?”
弘历突然凑过来和她脸贴脸,“依令嫔所见,朕该办什么实事呢?”
魏璎珞不自然地撇过脸,支支吾吾道,“自然是......国家大事了。”
弘历笑了,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,“令嫔真是聪慧,衍嗣绵延的确是重中之重的国家大事。”
说完就照着她的嘴唇亲了下去。


https://wx3.sinaimg.cn/mw690/9552affbgy1fud72g0xxuj20ri59i4qp.jpg




对于车速或者车辆内饰有啥想法or提议可以多多评论:)

今天被人夸奖长得像奶茶妹妹🤪很高的评价了,希望未来你能像奶茶妹妹一样优秀👑

这个片子没什么磨皮,但是依然掩盖不了坤少的盛世美颜。

【利落】合欢蠲忿

草莓小宇宙:

 @桑榆非晚 太太昨日的一篇《合欢蠲忿》续文,合起来就是“合欢蠲忿,萱草忘忧  ”(其实我就是觍颜开了个车),前文稍有改动。




感谢太太的前文,超级喜欢~(想到纯妃说的“皇上真乃人中之龙”这句话在那边笑到不行)




原文链接戳《合欢蠲忿》




R18预警,书桌&龙椅 play,算是还了之前有人想看的这两个点梗


ooc是我的,糖是利落的,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,车速很快。






以下正文






宫里日子不比从前在圆明园做洒扫宫女自由无束,魏璎珞又对琴棋书画不甚感兴趣,整日里除了侍弄些花草外,不知什么时候养出来个喜欢顺皇帝东西的性子,今日是字画,明日是摆件,养心殿的东西一件件往延禧宫搬。每每李玉看到越来越空旷的养心殿,都在心里暗暗替自己主子心疼,偏就这位皇上还就心甘情愿的让令妃娘娘往自己宫里搬。






西域来朝,进贡了一批稀世宝物。席间,来使将宝物一一向皇上介绍,确都是些大清没有的稀罕玩意。各宫娘娘不愿做出一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折了自己面子,心中的惊奇喜爱都不敢表露半分,独独只有魏璎珞两眼放光的盯着这些个礼物。弘历注意到魏璎珞表情,低声叨咕一声“真没出息”,很有自知之明的命李玉宴后将那几件宝物送去延禧宫,省得璎珞明日顶着毒日头去养心殿讨要。






魏璎珞数着宝物,让明玉把几件珍贵的礼物锁进库房,留下了其中一件翡翠珠缠赤金琉璃坠。明玉帮璎珞配在耳上,对镜一看,果真十分好看,璎珞叫明玉将自己那套暗紫色的宫装取来换上,还就顶着毒日头去了趟养心殿。






夏日炎热,养心殿坐北朝南正对艳阳,弘历坐在案前翻着折子,正为政事烦心。李玉在一旁打着扇,知道皇上心里烦躁,只盼着延禧宫娘娘赶紧来谢恩,救救自己的屁股。恰巧这时德胜恭敬上前“皇上,令妃娘娘求见。”






弘历抬头,刚才阴云满布的眼里瞬间纳进了藏不住的笑意,“宣她进来。”话音刚落,璎珞就已经走进了养心殿的门。弘历皱着眉头嫌弃道:“怎么这么不懂规矩,朕还没宣你进来就兀自闯入,小心朕治了你的罪!”






璎珞上前接过李玉手里的扇子笑意盈盈:“臣妾这儿收了皇上的礼物就赶紧过来谢恩了,怎么皇上还说我没规矩?”说完把素手一转,将扇子对着自己摇起来,“这晌时外面正热,延禧宫又这么远,臣妾大老远跑来看皇上,没想到皇上还不领情。”






弘历懒得和她拌嘴,只揽住她的腰身,低声哄道:“行了行了,别气了,这后宫这么多妃嫔恭谨温良,偏你最没大没小,最会气朕。”说完便要一亲芳泽,璎珞赶紧用扇子拦住了弘历,弘历气闷,推开扇子,顺手在魏璎珞鼻端拧了一把。






魏璎珞顺不上来气便锤弘历胸口,一个旋身从他怀里挣开,使劲摇了几下扇子,嘴上嘟囔:“热煞臣妾了,不给抱了。”弘历瞧她拧着鼻子的娇俏模样,再多的罪则也怪罪不下来了,顺手抢回了扇子看璎珞气结,心情大好道:“怎么样,朕送你的礼物可还喜欢?”






璎珞抬眉,眼里尽是笑意,说是不给抱,转身便坐在弘历的腿上,歪着头凑近:“皇上瞧臣妾这副耳坠子如何?”弘历点头称赞,用手拨动了几下耳坠子,“璎珞戴着甚是好看,朕喜欢的紧。”说完扯过她的手,放在手里摆弄。






德胜目瞪口呆,敢在兀自坐在皇上腿上的女人从来没见过,何况此刻皇上还坐在养心殿的龙椅上,往日里哪位妃嫔还不是恭敬侍立一旁,或是安静坐在一旁等皇上处理完公务。李玉回手拍了一下德胜的帽子,低声笑道:“若是那样,皇上怎么看得清令主子的耳坠子?没眼力见的东西。”说罢拉着德胜赶紧退下掩上了门。






璎珞的手被弘历拽在手里,不一会就染了一层薄汗,想要挣脱开偏弘历不允,俩人暗自较劲许久,终于璎珞的一张老脸难得晕上红霞,又强装镇静,起身施施然走到皇上身边,趴在弘历耳边轻声道:“臣妾心里也是喜欢的紧,不若晚上皇上来延禧宫,臣妾也叫皇上欢喜可好?”






弘历的一颗心被撩拨得狠狠动了动,再将璎珞拥在怀里,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办了,面上却做出了话本子里那风流公子的一番形状,同样伏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朕看折子也有些乏了,爱妃不如陪朕小憩片刻?”






萱草忘忧 




最后璎珞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睡着的,只记得恍惚间就看见弘历明黄色的缎辑线绣常服在她眼前乱晃,才陡然想起自己被他衣服脱得零散,而他却依然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。






禽兽,哼,衣冠禽兽。











【利落】。暗杀

Murmur:

--这是什么沙雕脑洞,短短的,你们斟酌
--我自己写的挺乐的哈哈哈





皇帝在令妃身上肆虐撞击,仿佛永不饕足。




令妃脸色潮红,咬唇承受这浩荡天恩,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身上的男人。



皇帝让她瞧的有些不自在,这情到浓处,表情是无法控制的嘛,他低下头咬她嘴唇一下,没好气地说,“妳看什么看!”



令妃噗哧一笑,用手捧住皇帝的脸重重落下一吻。


”臣妾在想事情嘛。“


想事情?是令妃妳膨胀了还是朕不够勇猛?


皇帝头上青筋抽动,脸色有点僵硬,但他心理素质一向调适得又快又好。




皇帝咬着她耳珠,在她耳边说,“还能想事情?看来是朕太宽纵妳。”皇帝说着,腰下一沉,只闻听令妃娇呼一声,皇帝满意一笑。


满室旖旎春光。





深夜。夜凉如水。


令妃躺在榻上,放开熟睡时习惯手里攒的皇帝的辫子,在枕下摸索。


有了。



她面色苍白,将枕下的东西取出。



就着月光,是一条绳子。




令妃盯着熟睡的皇帝,神情毫无波澜。她垂下眼看着手中的绳索。




要是换成风筝线会不会强韧点儿?苏答应的脖子就是被风筝线勒断的。


令妃抚着酸软的腰肢思索着。



她看着丈夫的脸,果断扯开绳子,让它在手里绷紧。



皇上,您放心,臣妾会轻一些,您待臣妾好,臣妾知道,不会让您痛苦。







皇帝让脸上的搔痒弄醒,他伸手一捞,猛地睁开眼,脸色苍白的令妃跨骑在他身上,他手上捞到的是令妃垂落下来的发丝。




最让皇帝心惊肉跳的是,她手里的绳子就要绕进他的脖子了。



“大胆!”



皇帝毕竟自小习武操练,猛一翻身,令妃自榻上跌落,哎哟一声痛呼。





屋外轮值的李玉海兰察对看一眼,旋即冲进里间。



只见令妃跪坐在地,抚着吃痛的屁股。




皇帝痛心疾首,指着令妃。


“妳好大胆子!居然想杀朕!”


“啊?”


令妃抬头,茫然一声。




看看,还装无辜,演技不错啊。




难道这些年的真心相待,仍然暖不了她的心?


皇帝痛心气急,眼眶都红了一圈。



令妃盯着皇帝,跪着用膝盖移动到皇帝跟前。双掌打开让皇帝看清楚。




皇帝不愿看,一把要推开她。



海兰察急急地说,“娘娘,您怎么这么糊涂!”



李玉气急败坏,“娘娘,您大逆不道!”



令妃大吼,“这是纸绳!纸绳!你看!”说着便用力一扯,绳子就断了。




“谁杀人会用纸绳嘛!又不是闲的!”




皇帝接过李玉呈上来的一看,果然是纸绳。眼神怀疑又凌厉。


“那妳半夜用纸绳绕朕脖子做甚?明明不怀好意!”




令妃跪在地上,不知为何扭捏起来。她撇过脸不愿意说。


李玉急死了,


“哎哟我的娘娘耶,这是大罪,还不快解释清楚啊!”


海兰察也说,“是啊娘娘,快说!”




令妃让逼得没办法,闭着眼大声一吼,脸都涨红了。


“人家要帮皇上做围脖嘛!”



围脖?皇帝跟李玉海兰察面面相觑,令妃既然都说了,干脆和盘拖托出。


“不量脖围怎么做嘛!不然皇上以为上次那个貂皮帽子怎么来的!”


“那妳可以去内务府问朕的尺寸啊!”


“臣妾一问您不就知道了吗!惊喜您懂吗?”




皇帝摸摸自己的脖子,凉凉的。难怪之前老盯着他瞧,又爱摸他的脸跟头。想像令妃晚上悄悄爬起来量他的头围,虽然大不敬又放肆,但皇帝想着想着嘴角上扬,忍不住大笑起来,李玉海兰察也憋不住一起笑了。




令妃只觉得想死,太丢人了。她气呼呼地把纸绳碎片往皇帝身上扔。还是止不住那可恶的笑声。






后来皇帝哄了好一阵,送了好多珍宝,连皇帝最爱的翡翠筷子都给了令妃,她才肯再做。





李玉呈上围脖那天,海兰察好不容易才憋住笑的欲望。





皇帝兴冲冲地戴着,也不管季节还没到冬季,就戴着貂皮帽子,狐素围脖到了延禧宫。长街跪伏的奴才们心想,皇上这是疯了吧?








到了延禧宫,皇帝看了令妃第一句话:


“诶,刚好诶!”







【利落】折梦令

草莓小宇宙:

七夕贺文吧算是(又是絮絮叨叨,xjb写的一篇)算是女版男装的梗




ooc是我的,糖是利落的


祝大家七夕节快乐,有情人终成兄妹








以下正文








今儿个是乞巧节,又正值休沐。






弘历今日有意“偷懒”,在床上赖着不肯起床。他其实早早地醒了,但醒来的时候看见魏璎珞趴着身子睡,半边重量压在自己身上,睡前盖得那一团锦被,不知被她踹到了哪里。






璎珞入了夏,睡觉便有个习惯:晚上熟睡之后,便喜欢趴着睡,半边身子还爱压在弘历身上。弘历经常半夜觉得身子麻,醒来发现魏璎珞压了半副身子在自己身上。






弘历觉得好玩,每次睡前,都嫌弘历身上热,恨不得缩在床角一头,离他远远儿的,但熟睡之后又不自觉的贴上来。于是弘历每次也舍不得推开她,但又担心这样趴着睡到天亮,醒来之后手脚都麻了,便将她小心翼翼的翻个身,窝在自己怀里,找个舒服的位置,在这完成一系列动作的过程中,璎珞都没醒,反而会不自觉的搂紧他的腰。弘历总是在心里嘲笑她,是个口是心非的丫头,与白日里那凌人的气焰一点都不同。






他今日闲来无事,又不想起床,撑着脑袋看一旁的人,便故意要逗她玩,手指描摹着她的轮廓,从额尖开始,到阖着的睫毛,若有似无的点过,璎珞在睡一梦中觉得痒,眉间微蹙,伸手想要拍掉那只讨厌的“蚊子”,刚伸出,便被弘历捉住了手,一根一根手指亲过去。






没有戴着护甲的手指,指甲修的整齐,指尖泛白,被他亲过肉眼可见的变成了红色。璎珞将手缩回,却又被他牢牢攥在手里,不得动弹,如此便再也睡不着了,索性睁开眼睛,盯着那一大早就扰人清梦的家伙。






“皇上,你扰着臣妾睡觉了。”璎珞还觉得困,翻个身,重新将弘历压在身下,头斜靠在他的心房,听着那心跳从缓慢有力逐渐急促,“砰砰”听得她十分欢喜,睡意渐渐散去。






“皇上,李玉叫起该有三回了吧,再不起,早膳的时间都要过了。”






弘历轻抚着她那散落的乌黑发丝,“今儿个休沐,难得也偷懒一回。一会让明玉给你换套男装,朕今天带你出宫走走。”






璎珞一听出宫自然开心,便传了明玉进来伺候梳洗上妆,从床上起来,对着镜子描眉,想着今日着男装,便画了一个英气的剑眉,画完还挑了挑眉毛,“怎么样,皇上?”






“嗯…不知是哪里来的白面小生。”弘历走到镜子前,轻捏着下巴,又补了两笔,“这样,甚好。”






魏璎珞几年前也曾扮过侍卫哄弘历开心,当时见她着男装,眉眼就有股英姿,如今走在京城的街上,今日又是乞巧节,姑娘们看她的目光一路便未曾断过。魏璎珞倒好,颇为享受似的,临出宫前,拿了弘历最爱的一把折扇,在这装风流公子,气得弘历将扇子敲了她好几回,让她收敛一些。






所谓微服私访,自是要低调,何况又在京城,万一被哪个臣子亲王看出来,也着实尴尬。






弘历带魏璎珞去了一家戏园子,据说京城里来了个昆曲班子,唱的《牡丹亭》是一流,连日里戏园子都快被踏平了似的,一票难求。魏璎珞素爱听戏,弘历便带着她见识一下那“杜丽娘”,便带着璎珞来了这戏园子。






虽说戏台子底下人潮涌动,但楼上的雅间,视野极佳,关上门和窗户便又十分清幽,只听见隐隐约约的昆曲传来。






璎珞开了门,看那戏台子上的杜丽娘正唱到那最婉转的一折




 


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


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


良辰美景奈何天,


便赏心乐事谁家院?


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。


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。


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!”


…………”






回头瞧见弘历一脸沉醉的听着那曲子,心中不由得泛了酸:平日里也没瞧见他这么爱听啊?






“皇上若是那么喜欢,不如将这戏班子带回紫禁城,便能天天听到了?”






弘历抬眼看着靠在门前的魏璎珞,眼角里是藏不住酸,“你这丫头,明明是你想听戏,前些日子听小全子说了,磨了朕好久,今天带你来了,又不开心了?”






弘历向她招招手,璎珞从门前向他走来,手里折扇轻起,扇柄用的是上好的沉香木,轻轻一扇,便有阵阵香味。






“今儿个可是乞巧,朕满足了你的心愿,带你出宫,那朕的礼物呢?”弘历合起扇子,摊开手,做出一副讨厌的模样。






“臣妾不是前两天才送你一个荷包?还在你身上挂着呢,怎么又来讨礼物?”魏璎珞指着弘历身上挂着的那鸦青色合欢花暗纹香囊,香囊里面是她刚采摘的栀子花做的香料。






“那还不是朕讨来的,不算数。”那个香囊,还是前日里在养心殿看到海兰察腰上戴的一个,针脚粗糙,但海兰察说了这是心意,是送给心上人的。弘历一听便去了延禧宫,硬是讨了一个回来。






“好嘛,好嘛。”璎珞前日里看了梁祝的话本子,便极爱那梁山伯与祝英台,恰好延禧宫里有个宫女竟会哼两句越剧,便偷着学了一折梁祝的《十八里相送》。璎珞抖开扇子,清了清嗓子,“咳咳”。






外面隐约的《牡丹亭》,里头魏璎珞朱唇轻起,




“祝英台:房门前一枝梅,树上鸟儿对打对。喜鹊满树喳喳叫,向你梁兄报喜来。


梁山伯:弟兄二人出门来,门前喜鹊成双对。从来喜鹊报喜讯,恭喜贤弟一路平安把家归。


祝英台:出了城,过了关,但只见山上的樵夫把柴担。


梁山伯:起早落夜多辛苦,打柴度日也艰难。


祝英台:梁兄啊!他为何人把柴担?你为哪个送下山?


梁山伯:他为妻儿把柴担,我为你贤弟送下山。


祝英台:过了一山又一山,


梁山伯:前面到了凤凰山。


祝英台:凤凰山上百花开,


梁山伯:缺少芍药共牡丹。


…………”








璎珞穿上男装,眉间本就英气十足,如今故作男声,举步却似和风拂柳,启齿时而似燕语呢喃,时而故带低沉。抬眼望去,却又温润似水,折扇在她手中时而遮面,时而合起。声音的悠扬,越调的婉转,入耳妙不可言,好似细雨淋漓,又似杏花扑面。真像那祝英台扮着男装对着心上人梁山伯,不自觉流露出的小女儿姿态。






唱到最后,魏璎珞提着扇子,敲了敲弘历的肩膀,喊着,“梁兄~”。






外面的《牡丹亭》还在清纯,哀婉的唱着,弘历已没有了欣赏的心思,里头的“祝英台”算不上是最动听,却是弘历心里的最动人。






 


无半点闲愁去处,问三生醉梦何如。弘历想,大抵便是如此。